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麦荣浩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城市画报253期----八十年代剧团五周年纪念专访  

2010-04-15 16:33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城市画报253期----八十年代剧团五周年纪念专访 - 麦荣浩 - 麦荣浩的博客

(资料来源 : 南方报业网

网址:  http://nf.nfdaily.cn/cshb/content/2010-04/12/content_10970040.htm)

本文记者:  城市画报记者衷声

 

"2006年,我们像冬虫草,热情浸泡在戏剧里

2010年,任性过后,我们用戏剧照进现实      "

 

2009年11月,广州小洲村,果林生态公园门口,《濒临绝种人类的水下会议》上演。一艘龙舟前,几个年轻人用一出喜剧,表演着受全球变暖影响严重的马尔代夫人的“水下生活”。一个月前,马尔代夫内阁成员潜入6米深的海底,举行人类第一次水下会议,呼吁全球减少碳排放。

2010年3月,广州城中村沥,《昆虫记之在村头上蔓生繁衍》上演。还是那群年轻人,在一个曾用作酒厂的心和老祠堂里演出,他们参与了一个由人类学学者发起的“蓝田计划”,旨在以艺术手法恢复城中旧村文化。

这群年轻人,是我们早在2005年认识的八十年代剧团成员。那时,这个成员平均年龄为21岁的剧团,以一出新锐另类的《昆虫记》进入大众视野。“当时我们怀着一种纯粹的、革命性的热情,想打开一个新的戏剧时代。大家定期碰面,疯狂交流昆虫的资料,每个人建立自己的昆虫角色档案”,团长麦荣浩始终扮演昆虫王,他像一个科学怪人,同时是昆虫们的保护者与残杀者。“城市里的昆虫被赋予了各种败坏的品质,他们就像人类,在古怪的环境中发生异变”,探索人与环境、人与人的关系,是八十年代剧团最初的兴奋点。

5年过去,元老级的成员陆续毕业走入社会,经历长大,“八十年代剧团”在今天听起来有些历史总结的意味。元老级成员有的北漂,有的出国读书,有的自己组剧团当起了导演,有人成了艺术策展人,有人当开概念店的老板,有人进了现代舞团……令阿麦骄傲的是,从剧团走出去的许多演员,被各类艺术团体聘为美术指导,“一是得益于美术总监崔莹严格的系统训练,二是从《昆虫记》我们就开始探索‘自由即兴集体编作’方式”,事实证明,这种让每个演员担任自己的角色设定者、对白编剧、服装设计师、化妆师的方式,成功锻造出了“一个怪胎式的剧团,每人都是独当一面的编导演全才”。阿麦仍视戏剧为生命,“我永远是人世的白脸小丑”,八十年代剧团持续有新鲜血液,除了80后,正在加入越来越多90后,一张夜宵桌上,挨坐的两个人可能相差足足十岁。

《昆虫记》首演后的两年,八十年代剧团用一种极端任性的、自我的方式“玩”戏剧。影子戏、布偶戏、环境戏、即兴剧、短片……不停探索戏剧的边界与可能性。从《大山不见处之小鞋子》开始,八十年代剧团开始在戏剧中加入社会性元素。广州老区东山区与越秀区合并,阿麦与几个在东山区长大的成员一起走上街头,与街坊一起寻找那些隐约不见的东西。新的地铁路线开通,阿麦和朋友们被房东赶出出租屋,原来房东为的是在地铁线路经过后高价租出房子,剧团排练出《地铁沿线变变变》,兵分三路在地铁车厢里演出,让大家反省,地铁在城市里蔓延,会发生许多你意料之外的荒谬改变。

2010年,八十年代剧团的重头戏是一部全女子现代舞剧《昆虫记之蝶变》和全男子古惑情景话剧《昆虫记之友情岁月》。八十年代剧团,一直在路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